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雲蒼狗

Warning!光速爬牆黨!

 
 
 

日志

 
 

【授權轉載Snarry文兩篇】Bedtime Story&不可多得的男人by:彧絯  

2012-06-13 17:03:51|  分类: 三次元同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因為彧絯GN說只要註明作者就行啦~於是我大膽的轉了過來~

是之前Snarry教父系列的衍生文,愛你~~~

p.s:後記被我私心的吃掉啦~(夠!【授權轉載Snarry文兩篇】Bedtime Story不可多得的男人by:彧絯 - J仔 - 白雲蒼狗

 

地址:[link]

 

 

 Bedtime Story

  • 如果Snape是Harry的教父系列延伸

 

  Harry睡不著。

  因為夜晚的低溫而有點發冷的小手緊抓著毛絨絨的墨綠色薄毯,圓潤的小臉有一半埋在毯子裡,男孩嗅著被窩裡熟悉的薄荷香味,那是教父親自調給他用的兒童無刺激性沐浴乳的味道。

  清新好聞的味道讓他感覺渾身懶洋洋的,睡前喝的一杯熱牛奶也暖和了他的胃,時間也早就過了他平時的睡覺時間,照理說他現在應該要沉沉睡去才是。

  可是他睡不著,雖然疲憊卻怎樣都睡不著,明亮翠綠的雙眼睜得大大的,直直瞪著房間天花板上的木頭紋路。

  抿了抿紅軟的嘴唇,Harry在閉上眼睛嘗試入睡第五次失敗後終於忍不住了。

  「嗚……」

  披著柔軟的墨綠毯子爬下床,黑髮男孩踏著小小的腳步往走廊上走去。

 

     *

 

  一打開房門迎面撲來的是走廊上的冰冷空氣,Harry打了個小小的噴嚏,渾身打了個哆嗦,將原本只是搭在肩上的毛毯往上蓋過頭頂,把自己完全包裹在溫暖的毯子裡。

  那條毛毯是Harry與他的教父一起挑的,同款式還有一條金紅色的。一開始Harry是選金紅色那條,但教父看到後便露出了跟他生病時灌他魔藥時一模一樣的表情,所以後來他乖乖地選了墨綠色的。

  而且其實,他也很喜歡墨綠色,深暗的色彩讓他想起從小便總是陪在他身邊的教父。

  緊緊抓著由教父特別施過保暖咒的毛毯,Harry拖著腳步磨磨蹭蹭地向地窖前進。

  今天天氣很冷,Harry知道要是他在外面晃太久教父會不高興,但他卻怎樣也走不快。

  深夜的屋子裡幾乎沒有照明,這個家裡連擺飾都少,走廊牆壁乾乾淨淨,就算有畫像掛著的也是麻瓜的風景畫,裡面的東西跟本不會動,況且那只是風景畫,就更不用說有人物可以聊天。

  有一個就夠他受了,這個家不需要更多沒有腦子的東西。

  Harry還記得教父是這麼說的,當他問男人那唯一的一個沒腦子的是什麼的時候,得到了教父招牌的壞笑作為回應。

  男人時常這樣,他不會直接回答Harry的問題,他知道教父是希望他自己思考,但有些時候他就是想不出答案。

  總之,黑漆漆的走廊沒有可以聊天的對象,平時幾步就可以走完的路好像被無限拉長,男孩吞了口口水,緊張兮兮地壓了壓眼鏡,希望能看清楚消失在黑暗中的走廊盡頭。

  整個家安安靜靜的,加上Harry將自己侷促在毯子的小小空間裡,一瞬間自己的呼吸在耳邊被放大了數倍,腳下踏著的木頭地板發出輕微的吱嘎聲,嚇的他差點跳起來。

  早就該住習慣的房子裡,在黑暗中感覺還是有點恐怖,像是那時常糾纏著他、閃爍著恐怖綠光的夢。

  夢中女人的尖叫在腦海中如禿鷹般盤旋著,一股深深的恐懼從心底湧出,Harry咬緊自己的唇,忍住就要嗚咽出聲的叫喊。

  不行不行,教父一直都很不喜歡他像小仙子一樣尖聲哭鬧,所以Harry要忍耐。

  小男孩重新鼓起勇氣往前走,但黑暗一就從四面八方湧上、毫不留情地包圍著他小小的身軀。

  就在Harry的精神緊繃到極限走過書房時,厚重的黑檀木門板猛然打開。

  「呀——嗚————!」

  小男孩被猛地拉開的門板嚇得跳起來後瞬間整個人窩縮在冰冷的地板上顫抖著,尖叫出小小的一聲便用力咬住唇最後成了模糊的哽咽。

  就在他因為疲累恐懼驚嚇等等情緒而思緒像糨糊一樣混亂不清的時候,低沉如大提琴的嗓音在空氣中輕輕柔柔地滑開。

  「半夜探險?說過多少次不要像你那愚蠢無知的父親一樣毛毛躁躁,你的小腦袋到底什麼時候才會把我這簡單小的要求記好?」

  「Harry。」

  男孩從毯子裡鑽出頭來,平時就被批評說像鳥窩一樣的黑髮看起來更亂了。

  被咬紅的唇緊緊抿著,Harry看著黑著臉瞪向自己的教父,忍不住抖了抖。

  「Sev……哈啾!」

  啊,他還是沒忍住。

 

    *

 

  「Sev?」

  「閉上你聒噪的嘴就那麼一分鐘,拜託,Mr. Potter。」Snape臉色難看地將男孩連人帶毯抱在懷裡往男孩臥室的方向流星踏步地走去,令人驚訝的是他腳步即使踏得再開速度再快、木板依然沒有發出任何聲響,男人感覺就像是用滑的一樣。

  Harry又習慣性地抿了抿嘴,剛剛被抱起時教父發現他沒穿鞋,那臉色簡直比Sev批改他口中所謂「小巨怪們的愚蠢夢話」的作業還要差,現在被用姓氏稱呼就代表男人真的是心情差到極點。

  不要挑戰教父可能根本不存在的耐心,這是Harry這幾年來的生存心得。

  「別繼續折磨你可憐的嘴唇了,Harry。」

  粗糙的指腹帶著淡淡的藥味與苦苦的墨水味,擦過男孩咬腫的嘴唇,Harry咯咯笑著惡作劇地輕咬了一下冷涼的指尖,接著原本被托抱著的大腿便被捏了一下。

  “Ouch!”

  Snape噴了口氣,露出一個嘲笑的扭曲笑容,那表情讓Harry嘟起嘴不服氣地哼了幾聲,疲倦卻讓他的聲音像是小貓叫。

  Snape這才想起早就過了他的男孩上床睡覺的時間,雙眉深深地蹙起,「忘了自己的上床時間?Harry?你空蕩蕩的小腦袋到底能記下些什麼?」

  「我本來要睡了,可是……」委屈地癟起嘴巴,Harry伸手緊緊摟住男人的頸子,將自己的臉埋進Snape深黑色的外袍中,與自己同樣的薄荷清香繚繞在鼻間,透過布料傳來隱約的溫暖讓Harry忍不住扭動著喬了個更舒服的姿勢。

  「Harry,停止你這像被鼻涕蟲爬上身的煩人扭動。」因為男孩突然轉變姿勢將自己整個人掛在他身上,Snape不得不從原本的側身托抱變成擁抱防止男孩摔下去。毯子卻沒及時拯救到而掉到地板上,Snape無奈地嘆了口氣,一個無聲無杖咒將毛毯重新緊緊果上男孩瘦小的身軀。

  「睡不著……」Harry輕呼著氣,鼻尖輕碰著Snape露出的蒼白頸子,「Sev,我睡不著。」

  男孩的嗓音夾雜著濃濃鼻音,這代表Harry其實已經很累了,但卻睡不著,因此才讓這很容易失去安全感的小東西沒來由地感到恐慌。

  不過這不代表他會原諒這只小小巨怪沒穿拖鞋就在半夜的屋子裡亂晃。

  推開房門順手扔了幾個保暖咒,接著以讓外人驚訝的俐落動作將男孩塞進被窩裡——Merlin才知道Harry Potter為何從小嬰兒時期就開始不喜歡被窩,總是要把棉被踢到地上才高興,長大後又開始像他目中無人的父親一樣喜歡夜遊偷溜下床,Severus Snape照顧小孩到現在做得最順手的恐怕就是塞床蓋棉被。

  「睡覺。」

  Snape板著臉在男孩期待的目光下將放在枕頭旁的貓布偶抓來塞進他到懷抱裡。

  「睡不著。」小Potter頂著像極了他父親的頭髮眨著像極了他母親的雙眼抱緊懷裡縫得有些歪歪斜斜的貓咪布偶、可憐兮兮地抽了抽鼻子。

  他從剛剛到現在還沒擤鼻涕。

  挑了挑眉,Snape瞪著在被子裡裹成一顆球的小東西,滿臉厭惡又無奈地在男孩的鼻水要流出來時抽了張面紙遞過去,然後將一旁小書桌的椅子招喚過來,屈身坐上的那小小的座椅、坐在男孩床邊。

  「無夢魔藥。」

  「不要!」Harry驚叫著猛地從床上彈座了起來,明亮翠綠的雙眼正得大大的活脫脫像兩顆翡翠寶石,他差點把正擤著的面紙給一口氣噴出去。

  Merlin的鬍子,就算無夢魔藥的確讓人五秒入睡,可是那味道……

  回憶起上一次的情況,Harry實在不懂他到底是被藥效放倒還是被味道放倒的。

  Snape瞪著那瘋狂搖著頭像是要把自己空空的腦袋甩掉一樣拒絕的小東西,惡狠狠地噴了口氣。

  看見Snape不高興了,Harry停下了轉暈的頭,將自己往被窩裡縮了縮。

  即使依舊是一如往常的壞人臉,但那繃成一直線的薄唇與緊蹙著像是要打結的眉頭、細微的表情變化還是讓小Harry準確地解讀出教父心情上的轉變。

  「那、敢問我們尊貴的小Mr. Potter究竟要怎樣才肯入睡?」Snape的聲音像是吹氣一般輕,冷冷的語調簡直比冬天還冷。

  Sev果然是壞人!睡不著又不是他的錯!

  Harry抱緊了布偶,扭著身子在男人凌厲的目光下重新躺平,「那個……說可以讀床邊故事給我聽。」

  「這誰說的!」

  床邊故事!Snape被自己的口水狠很嗆了下。

  Merlin!難道是要他念什麼兔子芭比——看在Merlin的份上這到底是鬼東西——還有那根蠢木樁之類的騙小孩的蠢話嗎!絕不!

  「Albus爺爺。」Harry看著臉色整個沉下去的教父,乖巧地迅速說出了答案。

  該死的Albus Dumbledore——!他休想再從這免費拿到健齒魔藥了!休想————!

  「沒有床邊故事嗎?」Harry失望地伸手抓住Snape的袍角,紅腫的嘴唇抿了又抿。

  翠綠雙眼在夜燈鵝黃的燈光下折著寶石般的光彩,那對美麗的眼睛眨幾下,Snape就詛咒老蜜蜂的牙齒掉幾顆。

  「沒有——我才不會、你不需要這種鬼東西——我、——書本飛來————!」

  該受詛咒的絕對是這小小巨怪極為誘惑人的眼睛。

  看著教父僵硬著表情動作俐落地接住從書櫃上飛來的書本,Harry把自己鼻子以下都埋在被窩裡小聲地咯咯偷笑。

  在Snape將魔藥材剁成丁塊般的恐怖目光下重新把玩偶擺好位置抱緊,Harry萬般期待地看著教父翻開書,那低沉堅韌中帶著柔軟絲滑的嗓音有如世界上最頂級濃醇的巧克力那般優雅傾瀉。

  小小的房間裡,小小的燈光下。

  只剩下男孩平穩的呼吸聲與男人沉穩迷人的嗓音交錯繚繞。

 

    *

 

  「火焰調小,等待五分鐘後將切成一吋長的四根伊優拉草莖與磨成粉末的冰石15克、切成小丁狀的一整顆蜘蛛猴肝臟依序放進坩鍋內,接著順時鐘攪拌四又三分之二圈,等藥液呈現藍色時再接著逆時鐘攪拌三圈……巨怪都知道伊優拉草莖碾碎後效果更好、逆時鐘轉兩圈再順時鐘轉一圈半還可以省略下個步驟事半功倍,這到底是哪個腦子長了曼德拉草的蠢貨寫出來的垃圾?」

  「親愛的Severus,不管這是誰的著作,我想這都不是一個孩子適當的床邊故事。」

  定期來家訪順便來討魔藥的Hogwarts老校長在親眼見識Harry最喜歡的教父如何哄他睡覺後,語重心長中帶著點沉痛的心情如此說道。

  面對Snape反駁說他每次這樣念床邊故事男孩總能很快地睡著,老校長只能傻呼呼地呵呵笑了幾聲,在男人的瞪視下迅速從壁爐跳回校長室。

  而在床上沉沉睡去的小Harry唇邊掛著甜甜的笑,在睡夢中抱緊了貓玩偶蹭了又蹭。

  Snape從小椅子上站起身,魔杖一揮熄去了書桌的檯燈留下小小的夜燈。

  男人站在床邊,輕巧地彎下腰,小心自己的衣袍不要去掃到男孩的臉,僵硬如大理石雕刻般的面容難得地放鬆了嘴角。

 

  “Good night, my stupid boy.”

  

 

芭比兔子還有那根蠢木樁:詩翁彼豆故事集裡的《兔子巴比蒂(Babbitty Rabbitty)和她的呱呱樹樁》,Snape講成兔子芭比(Barbie Rabbit),所以才會說這什麼鬼東西

 

 

 


 

 

不可多得的男人

  • 如果Snape是Harry的教父系列延伸

 

  Severus Snape是Hogwarts中最年輕、同時也是恐怖係數最高的教授。

 

  時常有低年級的學生在早上經歷過魔藥課的摧殘後晚上做惡夢睡不著,不得已只有尋求醫療翼的幫助。

  奈何那難喝得讓人腸胃打結心跳停止的無夢魔藥也是出自於學校的魔藥恐怖大師之手,究竟有多少人是被藥效放倒又有多少人是被味道放倒始終不得而知,反正魔藥滑入肚裡每個人都是一致地臉色難看兩眼一翻咕咚一聲向後倒去。

 

  Snape在視覺上給人的印象是清一色的黑,即使他的穿著是Slytherin內部公投最懂穿衣時尚的教授,但由裡面的襯衣到外面的斗篷全部都是黑色——或是接近黑色的深紫色、墨綠色——這點讓孩子們深感糾結。

  黑色加深了所有人的恐懼感,斗篷衣擺總是隨著Snape向前的步伐在離地兩、三吋的空中翻滾拉扯,看起來像極了張開翅膀在空中滑行的大蝙蝠。尤其他的腳步總是輕得彷彿幽靈般,每當Snape從走廊轉角出現時,總讓人有種他是直接從牆角的陰影裡冒出來的錯覺。

 

  魔藥課更有如身在地獄,Snape像是蝙蝠一樣在坩堝與坩堝間無聲滑翔,當那高大的身型與陰影經過時總有辦法讓學生嚇得連攪拌棒都拿不好。輕蔑的冷哼與刻薄的批評還有不合情理的大量扣分已經是魔藥課的慣例折磨,那些從坩堝中傳出此起彼落不斷咕嚕咕嚕的滾煮聲更像是地獄裡惡魔熬煮折磨靈魂的聲音。每當下課鈴聲響起學生總像是重獲新生一樣衝出地窖,彷彿後面有個惡魔在追趕。

 

  Severus Snape始終是Hogwarts學生們心中恐懼與夢魘的代名詞。

 

    *

 

  「起來。」

 

  男人皺緊著眉,看著柔軟床鋪上緊閉著雙眼徹底裝死的小男孩,忍下心中湧起的怒氣咬牙切齒地命令道。

  感受到那迎面直撲而來的怒氣,緊抓著棉被打死不肯張開眼睛的Harry Potter在棉被裡抖了又抖。了解教父已經面臨忍耐的為數不高的臨界值——對他教父來說耐心根本是種缺德——忍不住顫抖地高聲喊到,「Harry睡、睡著了!」

  Snape抽了抽嘴角,不知該是生氣還是好笑。

 

  魔杖一揮,在男孩的驚呼下棉被已經被抽了開來,Snape趁機抓住那還想把被子扯回去的柔軟小臂膀,將他拉坐起來。

  「Mr. Potter,即使你睡著了魔藥也不會自己消失。」看著僵坐在床上仍然緊緊閉上眼睛逃避現實的Harry,Snape輕哼了聲,「我們偉大的Harry Potter認為就算自己腦袋燒糊成一團鼻涕蟲黏液也無所謂?」

  「我已經退燒了!」聽見總是被批評為巨怪腦袋的自己瞬間又被教父降了好幾個等級,Harry倏地睜開眼,不滿地抗議道。

 

  「是誰昨天明明身體就不舒服還不肯說、半夜發燒到睡不著在床上又哭又鬧,讓他可憐的教父必須捨棄難得僅有的一小段沒有小巨怪在四周走來走去的休息時間為他熬煮魔藥?」

  Harry漲紅了臉,終於慢慢睜開了眼睛。翠綠雙眼眨了又眨,討好地凝望著臉色發黑的男人。

  他不是有意隱瞞自己生病的事,Harry知道Snape早上在Hogwarts工作很辛苦,因此即使發生什麼事他也很少讓家庭小精靈去學校通知對方。這次也是,他本來認為小小的感冒只要多喝水多休息就好,怎知半夜會突然燒起來,讓他不舒服地忍不住哭了出來。

 

  「喝下去。」Snape臉色難看地看著Harry,把魔藥瓶塞進對方軟軟的手裡,在他皺著臉喝魔藥時順便丟了幾個檢測魔法過去確認Harry已經好的差不多了。

  接過空了的魔藥瓶,Snape滿意地看著Harry痛苦不堪的表情愉悅地扯開嘴角,「洗漱完後就換上外出衣服,今天你跟我一起到Hogwarts去。」

  Snape知道Harry時常把大小事往自己肚子裡吞,家庭小精靈又該死的沒用竟然還真的沒來通知他,想來想去還是把這隻小小巨怪帶在自己身邊最保險,他絕不會承認自己昨天被幾乎從不哭鬧的Harry吵醒時有多驚慌。

 

  Harry睜大了雙眼看著Snape,幾乎無法相信自己剛剛聽見了什麼。Snape從來不准Harry跟他一起去Hogwarts!可是今天Snape主動說要帶他去!

  Snape好笑地看著Harry開心地不斷傻笑,跳下床咚咚咚地跑進浴室,一邊朝外大喊自己要帶什麼,從故事書到飛天掃帚全都念了一遍,活像要搬家一樣搜刮自己全部的家當。

 

  「你只要記得帶自己的眼睛跟腦子就行了,Mr. Potter。」

  Harry癟癟嘴,明亮如綠寶石般的雙眼哀怨地看著自己提著放滿了基礎學習課本的背包站在壁爐邊等他、滿臉壞笑的教父。

 

    *

 

  Hogwarts大廳,學生們三三兩兩地結伴來吃早餐,一邊聊著學校作業或生活大小事,眾人此起彼落地呼喊與大笑,總是讓整個大廳熱熱鬧鬧。

  「Snape那個老蝙蝠怎麼還沒來?」一個眼尖的學生看見了教師席上的空位,掐著嗓子悄聲問道。

  「他沒來不是很好嘛!還是你很期待他來?」坐在他旁邊的朋友跟著往空位看去,像是想起什麼不好的回憶,臉色蒼白地迅速轉了回來。

  「才沒有!」

  漸漸的,有許多學生都發現了學校最著名的恐怖教授還沒來吃早餐的事,都忍不住疑惑地小聲討論了起來。

 

  Snape沒有在大廳吃午餐晚餐是常見的事,但眾人都知道他一定會來吃早餐,像是每一天的開幕儀式一樣來恐嚇鎮壓這群睡飽了有精神打鬧的小巨怪。

  就在學生開始幻想油膩膩的老蝙蝠睡過頭、路上摔到腿、在呼嚕網裡迷路、頭去撞到壁爐昏倒(一個Gryffindor還因此大笑了出來)時,教師席旁的教師用通道吱嘎一聲緩緩敞開。

 

  所有人都乾巴巴地看著他們的惡夢從門後降臨——手上還抱著一個小布包。

 

  魔藥教授對每個跟他打招呼的教授僵硬地點點頭,邁著大步無聲地滑到了自己的座位上,並把那團布包給放在自己腿上。

  「吃早餐!」

  就在大家胡亂猜測那布包裡到底是最新魔藥材料還是最新酷刑工具時,一聲清亮乾淨的愉悅呼喊從魔藥教授懷裡傳來。

  一隻小小的手從布包裡伸出,只見Snape一如往常那樣繃著臉但眼神卻無奈地把布包給扯開,白嫩嫩的臉蛋就這樣露了出來。

 

  學生們在看清所謂的布包是一個被斗篷從頭蓋到腳的孩子時,瞬間都倒抽了一口氣。

  難不成、他們最恐怖的魔藥教授終於開始進行人體入藥實驗了嘛!

  所有人都膽戰心驚地看著看著魔藥學教授緊抿著唇,任由自己腿上的小男孩伸長雙手往盤子裡拼命添炒蛋鬆餅培跟同時抓了幾個小圓麵包,接著又有些艱難地捧著又胖又重的牛奶壺倒了兩杯滿滿的牛奶,最後像是完成了不起的任務一樣露出得意的笑。

 

  「Oh,早安啊,Severus,還有Harry,真是難得。」

  「早安,Albus。」Harry眨著翠綠色的眼,開心地把麵包剝成一小塊一小塊,對著時常帶著甜食到家裡看他的老爺爺打招呼,「Sev說我今天可以跟他一起來上課!」

  「他昨天半夜發燒。」Snape把撕成塊的麵包沾了沾牛奶迅速塞進Harry喋喋不休的嘴裡,狠狠瞪了他一眼,「吃飯時不准講話。」

  「發燒!」另一邊的Madam Pomfrey立刻尖著嗓子叫到,一隻手立刻伸了過來在Harry臉上東摸西摸量體溫,「Merlin啊!Severus!你還把他帶來學校!Harry需要好好休息!」

  「所以妳是要我把他一個人放在家裡丟給那個唯一專長就是用頭把牆撞破一個洞的愚蠢小精靈,Poppy?」皺起了眉,Snape讓Harry任由護士長檢查,但還是有些不悅男孩吃早餐被打斷,不過礙於對方面對受傷感冒的孩子總是十分強勢,Snape也只有把其他諷刺的話憋進肚裡。

  「我已經好很多了!」敏感地感受到自己教父不悅的心情,Harry對著Madam Pomfrey笑了笑,縮回了往對方那裡探過去的身子乖乖窩在Snape懷裡,抓著坐在Dumbledore身邊的McGonagall特地為他縮小遞過來的叉子繼續吃早餐。

  「好吧,好吧。等等還要讓我檢查一下!」Madam Pomfrey看著這對總不能讓人省心的教父子,不是很滿意地哼了聲,在得到Harry點頭答應後才鬆了口氣。

 

  因為他是臨時要帶Harry來學校,因此教師席上並沒有多出的位子,Snape也就抱著Harry坐在自己腿上任由他跟自己共用一個盤子,有些好笑地看著Harry無比認真地將所有盛裝的食物分成一大一小的兩半,自己吃小的那半,Snape吃大的那份。

  Harry以前就常這樣窩在他懷裡吃飯,但自從男孩能夠自己安全地使用小刀叉後,Snape就開始讓他自己坐一個位子了。這讓Harry不滿地唧唧哼哼了好幾天,也因此當他發現自己今天能夠再次坐在Snape腿上吃飯著實心情大好。

  愉快地聽著其他教授聊天,Harry偶爾會插個一兩句話然後被Snape以吃飯說話不禮貌為由給用食物塞了滿嘴。雖然大人們總因Snape過於嚴格的指導不滿地皺眉,但Harry倒樂得給Snape餵,也就乖巧地把男人塞進嘴裡的東西吃掉,安靜一陣子後又開始跟其他教授們聊天。

 

  開心地用叉子切開今天的甜點,Harry知道Snape不是很喜歡吃甜食,因此他特地將小的那份留給了男人。

  「檸檬蛋白酥!」Harry吃光了自己那份,接著用叉子戳起大概只有一口大小的甜點,伸手舉到Snape嘴邊,「來,不會很甜的,Sev。」

 

  大廳瞬間安靜了下來。

  坐在下方的學生一個個好像被吃下去的東西噎到一樣,發出奇怪的聲音、臉色扭曲地瞪著教師席。而其他教授們雖然都一副沒什麼事的表情繼續用餐,但注意力卻全都放在桌邊的那對外表跟氣場完全不搭調的教父子身上。

 

  挑起眉,Snape看著Harry那雙翠綠雙眸直直地望向自己,軟嫩的唇還沾著酥餅碎屑、挑起了貓嘴一般的可愛弧度,充滿期待。

  他並沒有考慮很久就低頭咬掉了對方叉子上的甜點,微蹙起眉不滿地低嘆了聲甜就讓小Potter殷勤地把他幾分鐘前替換掉牛奶的黑咖啡遞到他嘴邊。

  Snape接過杯子把咖啡喝光,用餐巾紙仔細地把Harry嘴邊沾到的食物渣給一一擦掉,瞄了眼清空了的餐盤,「吃飽了?」

  看著Harry乖巧地自己擦擦手後點點頭,Snape習慣性獎勵地低下頭在男孩的額上輕輕落下一個吻。

 

  「Good boy。」

 

  Harry紅著臉愉快地勾上Snape的頸子任由他將自己抱起,在他頸子邊蹭了蹭,溫順地跟認識的教授們道別,跟著Snape一如來的時候一樣像陣黑色旋風般掃過餐廳消失在教師通道的門後。

  直到門碰的一聲砸上眾人才彷彿從夢裡清醒,像是炸掉的坩堝一樣差點掀飛了大廳的魔法屋頂。

 

    *

 

  「Sev,為什麼剛剛在餐廳時下面的人看起來都像Albus牙痛時一樣?」

  Harry靠著軟到不可思議的枕頭坐在魔藥教授辦公室後方的附設寢室裡的大床上,腿上蓋著薄被並放著一本打開的變型咒語基礎教學書——學齡前兒童適用——疑惑地問著正在為他準備魔藥的男人。

  「因為他們吃錯東西,不要理他們。」看著Harry癟著臉乖乖喝掉魔藥,伸手在他頭上摸了摸,確認沒有再次發燒後鬆了口氣,「等等如果累了就乖乖睡覺,有精神了就看書,午餐我會來帶你去吃飯。下午我沒課,如果你狀況很好我准許你跟我一起到黑湖邊走走。但是不舒服的話就直接叫家庭小精靈找我、Poppy或是其他任何一個教授都可以,不要自己忍耐,知道嗎?」

 

  知道自己昨天半夜突如其來的哭鬧嚇到了教父的男孩自知理虧地點點頭,用臉頰靠著男人有些冰涼的手掌,舒服地蹭了蹭,聞著蒼白手指上始終沾染著的淡淡魔藥味,眷戀地發出了呼嚕聲。

  Harry沒有看見Snape自從昨晚發現自己發燒後一直緊抿的嘴角終於勾起一抹小小的笑。

 

    *

 

  Severus Snape是Hogwarts中最年輕、同時也是恐怖係數最高的教授。

  他總是像蝙蝠一般無聲無息地飛盪在學校各個角落,甩動著的黑色斗篷總會讓學生一看就怕,剛入學的孩子們甚至有些會因此做惡夢,魔藥課更是成了每個人膽顫心驚的存在,男人簡直可以說是Hogwarts學生們心中恐懼與夢魘的代名詞。

  某一天過後,這個莫名其妙跟Hogwarts每個恐怖傳說都扯上邊的男人突然多了個不可說卻廣為人知還大為流行的新綽號。

 

  「Sev,我今天聽到很多學生說你是油膩膩的該死老蝙蝠,是什麼意思?」

  「那代表他們不想要魔藥學分數了。」

  羽毛筆強勁有力地劃過羊皮指,勾畫成一個漂漂亮亮的T,像是刻上去的一樣。

  「喔。然後他們又說你是天殺的不可多得的好爸爸,你會給他們加分嗎?」

  嘶啦一聲羊皮紙破了。

 

  评论这张
 
阅读(161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